X
  • 隴上孟河

  • 中電智媒IOS版

  • 中電智媒安卓版

X

兩代人的電建情懷

來源:《中國電力報》 時間:2022-05-05 10:55

  “江河為伴,山川為鄰,一腔熱血,四海為家?!闭f的是老水電人的常態,那也是我母親青春的寫照。我是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員工,我的母親和我都是電建人。

  1983年春天,我的母親張艷平踏上了前往白山水電站的路途。從遼寧桓仁到吉林白山,150多千米的路雖不算遙遠,但對當時不滿16歲的母親來說,她想象不到自己大半個青春將會在這里度過。

  剛到水電一局白山水電站,母親被分到了項目機械化施工處,主要負責開工前期進場道路養護工作,聽著很簡單的工作,卻充滿了辛酸淚。日常的道路養護,無非就是清理清理道路垃圾,但別人不知道的是夏日的道路塵土飛揚,路上全是碎石雜土,更甚的是有些碎石被壓在路面用工具難以去除,只能依靠人用手慢慢摳。時間長了,母親手上都是血泡和倒刺。冬天的日子更是難熬,路面上全是冰塊,往往都是白天大家帶著鎬頭去破除冰塊,一晚上過去路面上又結滿了冰,難以通行。為了保證道路暢通,道路養護隊的工人經常在凌晨五六點就去鏟冰。零下三四十攝氏度的溫度常人難以忍受,但就是靠著這一群年輕姑娘小伙,通往現場的道路才暢通無阻。1984年建設白山鎮信號塔,沒有機器運送磚塊,他們就用手把一塊塊磚運送到將近150米高的山上,崎嶇的山路難訴衷腸,只有一滴滴汗水見證了他們的成長,而如今載滿盛譽的東北區域最大水電站是他們青春最好的見證者。

  如今,母親偶爾會從箱底翻出那張塵封已久的獎狀,1983年“三八紅旗手”,幾個閃爍的字或許是母親一生的驕傲。

  “繁華都市,高樓林立,一腔熱血,四海為家?!边@是新電建人的常態。相比母親的青春,我覺得變的是環境,不變的是初心。

  我是做測量工作的。測量工作要精心精細,來不得半點浮躁。面對如今繁華的環境,許多曾經的測量隊友轉崗、離職。而我總是記著母親打小教給我的那句話:“腳踏實地,切勿好高騖遠,踏踏實實的比什么都好?!?/span>

  “盾構機沒有眼睛,在地下如何前進?機長是如何操作盾構機按設計路線不偏不離挖掘隧道的?”在哈爾濱地鐵2號線施工過程中,無論是外來參觀者,還是內部不懂盾構的參建員工,這是他們問得最多的問題。

  “因為盾構機有專屬眼睛?!辈倏v“龐然大物”的機長們將測量形容為他們的“眼”。測量隊長帶著我們把圖紙上設計的路線演算成數據,輸入導向系統,然后機長按照這些數據操控、調整盾構機行走線路,就實現了方向準確。那是2016年,我剛剛畢業,覺得自己的工作能成為這個“龐然大物”的眼睛,感到非常自豪。

  2019年,我又來到深圳地鐵12號線項目,第一次接觸雙模盾構,對我來說是一次全新的挑戰。我不知就學,不懂就問,不會就練,從方案入手,向同行請教,最終熟練掌握了雙模盾構隧道的測量方法。

  地下是一個未知世界,我必須保證測量數據百分百精度。雙模盾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對推進線路數據進行核算檢查,這一行為也被同事戲說為“疑心病很重”。我就帶著“疑心病”每天蹲守在隧道內,天天在隧道頂部和底部來來回回爬上爬下進行觀測,測完時早已大汗淋漓。有時交叉作業給控制網測量帶來嚴重的視線干擾,為不影響測量進度,我就避開施工高峰期,選擇在夜間進行控制網測量。為保證控制網的測量精度,反復進行檢查復測,排查各類影響因素,直到查出原因并優化控制網精度。

  每天在各個控制點來回跑,日均三萬步、黝黑脖頸曬出的一個個水泡是再平常不過的事。從起伏高山到連綿江河,從北國飄雪到南國烈日,6年間,2000多個日日夜夜,我始終牢記母親的話,不斷更新理論知識、學習新的儀器,然后奔赴一個又一個火熱的工地。

  現代詩人艾青有首題為《帳篷》的詩這樣寫道:“哪兒需要我們,就在哪兒住下,一個個帳篷是我們流動的家……架大橋、修鐵路、蓋起高樓大廈、任憑風吹雨打,我們愛自己的家?!闭缭娎飳懙囊粯?,和所有電建人一樣,我們風餐露宿,沐雨櫛風,翻山、越嶺、爬高坡、下深坑。

  2022年春節,我和母親坐火車回白山。列車在這片熟悉的熱土上飛馳,車窗外是村落、樹林的飛快掠影。

  “媽,快看,白山水電站!”我指著窗外喊道。

  “嗯,看到了,40年過去了!”母親熱淚盈眶,那里有她的青春歲月,有她奮斗的電建人生。

 ?。ㄖv述:馬睿珩 整理:伊亮年)

責任編輯:陳晨  投稿郵箱:網上投稿

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8號7區18號樓

郵編: 100070

Copyright©2011-  All  Rights  Reserved.

中電傳媒股份有限公司  中國電力新聞網  版權所有  未經授權  嚴禁轉載

? 欧美精品欧美激情,孕妇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,美女被插视频,红杏剧情视频免费在线观看,欧美精品熟妇人妻在线视频